抽  猴  筋

 
 
 
        高雄縣美濃是山明水秀的小鎮,百多年前,這裡風行過一種有關女人的怪俗。

        當時的美濃人,逼於耍求生存和保衛地方,無論男女,都講求武功。因此婦女們也好勝,儼然有俠土風。她們之間盛行過一種叫「抽猿筋」的騷擾行為。這玩意是這樣的:從前夫妻鬧離婚的不少,為了彌止這種風氣,便規定:夫妻離婚後的一季(收稻子一次為一季,一年分山冬,大冬兩季,一季約為半年。)之內男人再娶新妻時,前妻便有發動「抽猿筋」 一次的權利。 

       「抽猿」是明打的,不得有暗襲的勾當。並且只許一次,不能有再或三。其方式頗有君子之風。前妻得悉前夫再婚的消息後,先邀集親戚朋友(只許女人)開會商討,大家認為對方值得一鬧(窮酸、病弱、殘廢則不值得找上門),乃請剛勇有力的女親戚女朋友做幫手。人數少則二三十人,多則五十乃至百人不等。經策劃,分配臨陣任務,等大家都明白了後,第二步是下戰書。這個戰書必須由族中長老送交對方,書中言明:「請作準備,決於幾時上門來抽猴筋。」參加人數,攜帶的武器等等,也必須交代清楚。

         她們所用的武器不是真刀利槍,而是一根趕雞棍(形如劍道用的竹刀),或槌穀棍(收稻子時用來打稻穗的二尺來長竹棒)

        對方(新妻)接到挑戰書,有的便備厚禮,親自到前妻家來陪罪,懇求原諒。如果運氣好,前妻諒解,則備一份豐盛的三牲酒菜,到莊頭莊尾的土地公廟掛紅,然後把現成的酒菜搬到前妻家,給那些幫手痛飲,如此方能罷休。可是這種息事寧人的手段,為一般人所不取,其至認為是無上的恥辱。因此多是爽爽直直地接受挑戰,迎戰前妻問罪之師的光臨。

        在雙方交涉期間也很少有男使者出面(除了萬不得已之外),男人如干涉此事,必被全莊人唾棄。

        到約好的那一天,前妻坐上黑轎,由兩個女幫手扛著,其他的女幫手則排著整齊嚴肅的隊伍跟在後面,一律散髮卷袖,威風凜凜,叫開大門。這時前妻下轎,與新妻相對而立,後妻只有一人(這也是規定,旁人不敢出面相幫,丈夫也要躲起來,任她們為所欲為)也裝束森嚴,立於院前,由前妻厲聲辱罵之後,前妻便指揮帶來之女幫手開始行動。她們喧嚷著,分頭搗蛋;闖進對方廚房,(只許鬧廚房,別房不能擅鬧,後妻也不能事先把廚房空著,或掉換舊傢具),從心所欲,任手翻打,無論水缸,大小鍋,碗筷,用器等等,一概無赦。

        再說門口的倆人,前妻和後妻也各顯身手,出手時後妻也得先讓三招,才能正面還手。勝負莫能預料,這就要看平常的武功練得如何來決定了。她們倆人的武鬥,決無旁人幫手。

         打到難解難分,兩方家老(也是女的)認為適當時,便出來排解打圓場,消除一場怨恨。收場後,後妻如打敗了前妻,也得不償失,廚房堣w滿地狼藉,無人賠償,天地悠悠空遺恨。如果被前妻打傷了,那情形更慘,眼淚只能往肚媄`了,誰還來憐你一聲?

        直到同治末年黃金團中進士以後由他勸化,才消除了「抽猴筋」的惡習。

(節錄自鍾壬壽著「六堆客家鄉土誌」)

 
 

 

 
六堆客家鄉土文化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