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六堆客家文化園區」

請朝園區分散設置的理念重新規劃

  (本文作者:屏東縣六堆文化研究學會總幹事 曾彩金)

序    言

1992年苗栗縣銅鑼鄉倡議籌設「世界客屬文化園區」,大概是台灣客家地區最早著手規劃的文化園區。規劃面積有206公頃,以功能區分計有「大學預定地」、「世界客屬文化園區」、「觀光遊憩區」三部份,可惜土地取得不易,希望爭取納入國建六年計劃的構想也未能實現遂中途夭折。1999年苗栗縣政府再向文建會提出「苗栗客家文化園區」的規劃案,地方政府與縣藉立委爭取的動作不斷,目前聽說文建會正在評估之中。

1998年新竹縣新埔鎮「照門客家文化莊」完成初步規劃,面積有80餘公頃,園區功能主要在創造新竹縣文化旅遊據點,惜土地大部分為私有地,取得困難,未能成功。

1996年,文建會公佈「全國文化生活圈文化硬體(展演)設施發展綱要計劃」。於是客家族群分佈較集中的桃園、新竹、苗栗、高雄、屏東等地,紛紛提出籌設文物館與文化園區規劃案。尤其以南部地區最為積極,先後已開館營運的有「高雄市客家文物館(1998)」、「高雄縣美濃客家文物館(2001)」、「屏東縣客家文物館(2001)」。1997年,連戰副總統在屏東科技大學公開宣佈,政府將在屏東縣設置全國第一座客家文化園區,雖然明知為黨籍縣長候選人「添菕v的意味極為明顯,但是,這項宣佈仍讓面對語言、文化流失嚴重,地方發展遲滯,卻又無從著力的六堆人士振奮不已。

1998年,屏東縣政府打鐵趁熱,由縣立文化中心提出一份規劃書向省文化處申請補助規劃經費(聽說內容太過簡略,被退回了數次),同時園區設置地點一變再變,地方人士反對的聲浪極高。最後委託高雄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提出「屏東客家文化園區整體規劃暨環境影響評估計劃」報告書向文建會提出申請。由於屏東縣客家文化資源豐富,自然生態條件良好,加上台糖土地承租容易,園區基地完整平緩,因此,輕易地就通過了申請與環境影響評估。2001年3月文建會召開第二次審查會議,正式通過並送行政院核定。2001年7月由陳總統主持園區動土典禮,「六堆客家文化園區」將成為全國第一座客家文化園區。熱鬧的典禮距今已快要一年,園址仍雜草叢生,毫無動工跡象,等得六堆人又心急又失望,希望這張縣長競選支票不要跳票才好。

眼看屏東縣爭取成功,在主政者好大喜功與民意代表選票考量之下,這股爭取設置園區的熱潮正方興未艾,卻沒有用心評估、考慮地方文化資源(包括人文資源與環境資源)的存量、交通條件、鄉鎮公所的意願、文史社團的配合與社區居民的參與等條件才是園區存在的基本要件。但是,詳閱上述三個園區的規劃案,重點幾乎都想借著文化的硬殼(一幢幢的硬體設施)以招徠觀光客為首要目標,太偏重於市場性及遊憩功能;至於文化性(文化的保存、研究、傳承、發揚、交流)與教育性(族群之間文化的相互尊重與學習)則著墨太少;對於在地文化(各鄉鎮) 資產的如何完整呈現也缺乏新意而且往往一筆帶過,忽略了地方有許多寶貴的、獨特的文化資源尚待開發;除此之外,社區的力量、文史社團的人力也未能讓他們發揮他們的影響力,使在地人產生強烈的共識與需求;最不合理的地方是將所有資源(力、經費)放置在「主題園區」的建築上。跟我們心目中的客家生態文化園區應以客家聚落或社區為重心,以社區居民為主體,讓遊客藉由生活體驗與實際操作真正融入客家庄的生活,並進一步瞭解客家社會文化的原貌,達到教育、學習、研究、交流的多重目標,以體現客家文化之美與濃濃的客家情味的理想目標有很大的落差。還有從籌備規劃到經營管理各階段未能讓鄉鎮公所與地方文史團體、社區、居民一起參與,以形成自發性的力量並成為園區計劃的推手,讓客家文化園區地方化、社區化,使得文化園區成為在地人最關注的焦點,最想投入的社區營造工作,如此一來,才能期待園區永續發展,可惜的是,這種園區設置的重要理念也未能獲得規劃團隊的重視,令人非常失望。

我對「六堆客家文化園區」規劃案的具體建議

個人從事客家文化工作多年,足跡所至,六堆各鄉鎮不知跑遍凡幾,有人說六堆各鄉鎮就像我家的「灶下」,自信最能充分感受到六堆社會的脈動,也隨時觀察到六堆社會的變化,在此,願意以文史工作者的立場,就園區的規劃提供一些看法給規劃單位與經營團隊作為參考。

緒言中曾經提到「六堆客家文化園區」的設置雖然是政治運作的結果,作為象徵政府重視客家文化的具體政策,但是,非常令人遺憾的是規劃單位與審查委員,對六堆社會的現況太過陌生(我懷疑他們真正走遍了六堆嗎?),未能瞭解六堆人真正的需要。而規劃團隊雖然朝著「生態博物館」的新觀念作規劃,希望「六堆就是客家文化園區」的理念能充分實現,同時號稱為「台灣第一個以真實居民生活及文化環境特質來展現的文化園區規劃」,可是檢視其報告書內容仍將重心擺在蓋一座大型的(20公頃)戶外博物館(主題園區)加上虛擬的各鄉鎮(各堆)地方園區。我覺得這種集中設置園區的規劃對高屏六堆各鄉鎮的長遠發展或目前就已陷入困境的農村幫助甚少。尤其台灣在今年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對農村的衝擊更是明顯可見的事實,因此,如何藉著六堆客家豐富多元的文化作基礎,全力發展農村深度旅遊,並配合「行政院國家發展六年計劃」中的「文化創意產業」與「一鄉一館」計劃;農委會「一鄉一農漁園區」計劃;內政部「城鄉新風貌方案」;經濟部「城鄉重建計劃」一起來推動,將各部會的資源整合運用朝著類似歐美和日本度假農園的方向努力,讓六堆各鄉鎮藉此機會轉型,才能帶給六堆各鄉鎮小至各村里一些希望與發展的契機。

在此,我要大膽的建議,取消園區集中設置的規劃案,縮減「主題園區」的規模成為營運資訊中心即可,將大量的園區建設經費(十二億)用在「地方園區」的建置上。將「主題園區」原先設定的研究、發展、教育、推廣功能,融入「地方園區」實際生活、操作、體驗、學習、發揚的功能上。在園區分散設置的理念下,完整地呈現六堆客家文化的獨特性,並且賦予不同園區不同的功能,讓「地方園區」之間、展示、教育、研究、保存、休憩,經濟發展的功能有所區隔,不同園區的主題與市場避免重疊,使六堆各鄉鎮發展成台灣最有特色的客家文化中心,這才是效益最高的投資。尤其高屏客家的鄉鎮傳統上屬於比較弱勢又要受制於天,又要受制於人的農業經濟型態,假使能塑造成具有特色的文化產業,這不就是真正落實生態文化園區隨著社會脈動面調整它的角色與功能,進而帶動客家社會文化創新與發展的理念嗎?

為了達成上述的理想目標,規劃團隊及屏東縣政府一定要先做好全面性的文化資源普查,建立六堆地區藝文資源資料庫。調查可分為兩大類:一為人文資源如古蹟與文物、歷史建築(公私)、閒置空間(公私)、宗教信仰與禮俗節慶、藝術與文學、語言與飲食文化、傳統手工藝、傳統聚落、傳統民居、人力資源(人才資料庫)、社團資源。另一為環境資源如傳統產業、經濟產業、觀光遊憩產業……等,而這些鄉鎮村里的文化主體資料(基礎資料)在在都需要借重地方文史社團、社區居民的協助與鄉鎮公所的配合,不能紙上談兵虛應故事的。

      其實地方文化園區最可貴之處往往在於它有先天的限制,例如美濃、高樹、杉林的菸樓;內埔東勢的穿鑿屋;萬巒五溝水的傳統夥房、傳統民居,只有在原來的聚落環境中才能顯現出它的價值與歷史意義,如果硬生生地搬到「主題園區」來,或者複製或者重建,就失去了濃厚的地方色彩。

如此看來,假使能推動一地一文化園區或文物館的設置,又能文化產業化,產業文化化。例如在美濃設置「水文化博物館」、「菸葉博物館」、「陶藝博物館」、「紙傘博物館」、「山歌研習中心」。杉林可以成立「農產品推廣中心」(盛產甘蔗、香蕉、芒果)。六龜、美濃、高樹三鄉鎮都依附著荖濃溪,可以成立「荖濃溪文化園區」,結合六龜隧道、十八羅漢山、泛舟活動,夏季水漲時甚至有竹筒仔救生、檢拾飄流木表演,保証遊客盡興。高樹鄉的發展是從東振新開始的,以老伯公信仰為中心與美濃、六龜有深厚的歷史淵源,三鄉鎮可以作區域連結,成立「伯公信仰研究中心」。高樹鄉農產品豐富多樣,尤其水質最好,民間釀酒風氣最為盛行,最適合規劃為「實驗農園」、「教育農園」或「農業文化園區」或「農村文化館」、「農具博物館」。麟洛、內埔、長治、竹田、萬巒盛產檳榔、蓮霧、椰子,可以規劃為「檳榔博物館」、「蓮霧文化園區」、「椰子文化館」。內埔的韓文公祠可附設「六堆文學作家館」。萬巒可設「美食製作教學中心」。美濃、萬巒被公認為是最有客家風情味的地方,「生態休閒農場」是最具潛力的規劃方向,此外,像「祠堂研究中心」、「傳統技藝與民俗研究中心」都是可以考量的作法。客家人擅長開埤作圳築堤作壩,墾荒闢田,高樹、內埔、長治、萬巒、竹田、新埤等地埤圳灌溉最發達,可興建「埤圳博物館」。竹田的「屏東縣客家文物館」可以附設「六堆先賢烈士館」。美濃、麟洛為六堆地區最純的客家鄉鎮,可以擇一鄉鎮設立「客家語言學習中心」。萬巒鄉五溝水是目前傳統民居保存最多最完整的社區,可以規劃為最值得生活體驗的「純客家庄」。麟洛、竹田、內埔、萬巒軟式網球歷史最為悠久,曾稱雄亞洲軟式網壇二、三十年,風氣流傳至今,這是六堆人的驕傲,如能設置「軟網文物館」不是深富意義嗎?六堆運動會是台灣客家社會最具團結意義與歷史背景的運動會,假使有「六堆體育博物館」,將會是客家族群中最具特色的博物館。佳冬因為養殖業興盛造成地層下陷的奇觀,興建一座博物館來保存、展示這一段歷史,對地方的環境教育,對後代子孫的啟發、意義絕對不同。

今天的六堆各鄉鎮的發展已然面對不少瓶頸與限制,是這本規劃報告中最弱的一部份,顯見規劃團隊紙上談兵不夠用心。假使能將地方的文化特色透過地方文化園區的方式表現出來,結合上述各類型的文化園區與地方環境資源成為「六堆客家文化園區網絡」,組成點、線、面的文化連結,配合現有的旅遊重點與民俗節慶活動。至於「美濃客家文物館」與「屏東縣客家文物館」,仍舊保有它們的社教功能發展空間,也可以成為園區網絡的一環。這種園區網絡的模式,相信能發展成為全台灣、甚至世界級的客家文化據點,也是最有吸引力的觀光點以及生活體驗社區。然後輔導各鄉鎮成立「文化園區協會」,將主導權下放給地方,讓鄉鎮公所、社團共同規劃、經營與管理,必定可以達到文化保存推廣與帶給地方經濟繁榮的雙贏局面,亦唯有雙贏,才是永續經營的成功保証。俗話說「一村一物,一庄一俗」用心去發掘,在各鄉鎮、各村里、各社區都能找出深具文化特色的人、事、物,也都能成立文化園區、文物館、博物館、社區文化館的方式來實現保存、教育、傳承、交流與互相學習的功能。為什麼不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呢?花費鉅資興建內容空洞大而無當的「主題園區」,除了滿足主政者搶政績的功勞,對客家文化有什麼實質效益呢?

結   語

行政院願意撥款給屏東興建全國第一座客家文化園區,我想富含實驗的意義,六堆這一塊土地上文化資源的豐富與能量,必定能提供遊客身歷其境的學習與體會。我衷心希望第一次的實驗絕對不能失敗,假使投入十二億卻未能創造出文化的產值,將來新竹、苗栗要爭取設置文園區中央政府可能就會卻步了。站在文史工作者的立場,我要大聲呼籲,文化園區的規劃要避免一味地以商業取向為重點,因為過度的商業化,必定會讓保存客家文化最豐富多元的六堆失去原來的風貌,對人文與自然環境造成的破壞更令人憂心忡忡,這是規劃團隊、經營團隊、六堆人士與關心客家文化的人們要用心深思的地方。

[回前頁]